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郭秀英
  • 性别:女
  • 地区:河北省故城县西半屯镇前赵村
  • QQ号:1372672471
  • Email:1372672471@qq.com
  • 个人签名: 得之淡然,失之坦然,争之必然,顺其自然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82 篇
    回复总数:1468 条
    留言总数:19 条
    日志阅读:91893 人次
    总访问数:12330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111111hbgxy发表的博文
老舅[2017/10/13 20:14:52|by:111111hbgxy]
老舅是婆家这边的舅,当来也是我半路得来的舅。



老舅人长的黑,且不是一般的黑,简直如黑炭一样,但是却娶了个皮肤白皙的妗子,他们的大儿子即大表哥名为刘行,村子里到这还传着那句顺口溜:刘行刘行,黑爹白娘。肤白貌美的妗子当年也是村里的一支花,她有两个姐姐,当然老舅就拥有两个连襟,内外甥曾经直言不讳:黑姨父不黑,白姨父不白,把老舅与另一个连襟的人品性格说的八开六透。

老舅常年侍弄菜园子,靠卖菜为生,我去镇上赶集,常常遇见老舅装看不见躲过去,因为一给他打招呼,老舅便马上搬出两捆菜。原本想他种菜极不容易,让他多换些钱花。我让老舅看菜兜说已经买了,吃不了那么多,他不听执意要给,让我回家分给嫂子或者其他姊妹们。有时遇见他时见快到中午了,便买点馅饼什么的送给他吃,他可以一口气追出老远,让带回去给我婆婆或者孩子们。

这几年,老舅年龄大了就不种那么多菜地了,有了空闲时间,常常骑自行车来探望老姐姐,他爱抽烟,总是自带烟叶,给他烟卷他说抽不习惯,大部分时候都是坐坐就走,偶尔吃回饭。记得那次婆婆跟我们在一块住时,老舅来了,还像往常带了一大堆自己种的菜、水果,还买了糕点和婆婆爱吃的咸鸭蛋,我知道老舅的牙早已掉光却舍不得去镶牙,做了炒鸡蛋,老舅吃饭时竟不自在,嘴里嘟嘟囔囔说:以后决不在你家吃饭了,还这么麻烦,记住你舅这辈子苦吃惯了,不挑食,啥都能应付。当年我养獭兔,有伤残的,便宰杀了冻在冰箱里,老舅每每来时,便让他带回家,大约他知道我一家人不喜吃肉,于是高高兴兴心安理得地接受。

老舅很健谈,说得都是过日子经,他种地养殖多年,积累了一大堆经验,说起那些,他的眼珠子都发亮。亲戚朋友中,谁家有事他都想办法帮助。他有一个本家侄子五十岁得了癌,侄媳妇对老人不孝对他人斤斤计较名声不大好,他们找老舅借钱看病,老舅借给他一万元,几个表哥都说不该帮他家,老舅拿定主意:你们别管,我愿意让我侄多活几年。后来的结果是,得癌的本家侄子去世了,侄媳妇在老舅劝说下,性格有了改观。当然死者的儿子也把那一万块钱还给了老舅。

老舅于今年农历八月十九日卒于心肌梗塞,享年七十七岁,恶颢传来,不由泪簌簌而落,老舅是亲戚中我最敬重的长辈之一,这是一种超越血缘关系的亲情。他一生辛劳,但却不懂得半点享受,牙齿掉光不舍得再镶,得了病舍不得吃药,甚至临死前意识清楚时还拒绝去医院救治。人生是一场旅行,老舅当了一世的苦行僧,这种“虐我”方式真的不足取。但愿我的老舅在天堂能学会一种新的生活观念。

老舅的儿子们给父亲买了上好的棺木,请了吹唱队大出殡,还砌了砖坟,丧事办得热热闹闹。于生者了却遗憾,满足虚荣,于死者又有什么意义呢?

上午给老舅上坟回来,在院子里摘了几个茄子,忽然想起这茄秧还是春天时老舅给送来的呢,当时送了许多,还分给了两个邻居几棵,明年再没有老舅记挂着了,不由眼泪又滚落下来。





标签:111111hbgxy     阅读次数(549) | 回复数(5)
上一篇:马虎父亲院内倒车,周半儿童当场殒命
下一篇:‘一提一补‘’真的节水吗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