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hq_2006@sina.com
  • 个人签名: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973 篇
    回复总数:31170 条
    留言总数:115 条
    日志阅读:1939881 人次
    总访问数:218480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ojian发表的博文
挂马掌[2017/10/17 19:28:35|by:xiaojian]

挂马掌

下班途经邻村村口时,竟然又看到了一匹棕色的好马被拴在村口一棵老槐树上。

也是在那一刻,脑海里就又一下子勾起了我对儿时喂马往事的回忆,特别是当年挂马掌的经历更是令我记忆犹新。

小时候,村子里还是实行的集体化,叫生产队,我们村有三个生产队,我们家属于生产一队,三个生产队每个生产队上都有一个专门养殖骡马的地方儿,被村民们亲切的称呼为“骡马圈”骡马圈里养殖着为村民们耕田犁地的十几头骡马。

那时候圈里是不养殖耕牛的,主要是嫌弃耕牛走的太慢,耕地时也耕不出多少耕地来。

那时候村子里一个生产队足足有一百多亩耕地,为此抢秋夺夏的时候,正是骡马出大力的时候。为此,那时候喂养骡马的饲养员就要整个晚上给骡马添喂饲料,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大亮呢!就要起炕去骡马圈西边的河沟里给骡马饮足水。

等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使唤骡马的村民也就开始到骡马圈里牵着骡马去农田里耕地了。

那时候的骡马也是有分工与合作的,一般的情况下,耕地的骡马就只负责耕地,拉大车的骡马就只负责拉大车,也就是拉粪、拉粮食,只有农田里忙不过来的时候,才会让它们一块干活。

每年的春种秋收过完之后,就要给骡马挂一次马掌了,因为耕田犁地已经将骡马的马掌磨得坑坑洼洼起来,走路时都要一瘸一拐的了。

村子里养殖骡马二十多年的王爷爷是挂马掌的手艺人,他不但有一套挂马掌的家伙,还因为长期饲养着那几头骡马,不但与他熟悉了,而且还都很听王爷爷的话,为此,王爷爷就可以独自给圈里的骡马挂马掌。

因为是祖传的手艺,所以王爷爷都不外露,总是在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就将挂马掌这些工作做完了,以至于第二天生产队去地里使唤骡马时,都会惊奇的发现骡马已经被挂上新马掌了。

那时候,因为只有王爷爷会那门手艺,所以,除了挂马掌要多给王爷爷记工分之外,他还会被其它生产队聘请去给他们的骡马挂马掌,当然了,王爷爷也总是利用晚上没人的时候干这些活。

以至于那么多年,村民们都不知道神秘的王爷爷是如何给骡马挂马掌的。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来临,生产队就解散了,骡马也被分配到农户里去了,也就是几户联保可以领走一头骡马喂养并供几户使用。如此一来,喂养了几十年骡马的王爷爷也就失去了喂养骡马这份工作,加上国家政策又允许了村民干个体自己挣钱,所以依靠着挂马掌,王爷爷还找到了一条挣钱的好路子。

也是从那一刻起,王爷爷也就不再晚上挂马掌了,而是总利用大白天的日子除了给本村的骡马挂马掌挣钱之外,还会到十里八乡给喂养骡马的农户家里的骡马挂马掌挣钱。

那时候给一匹骡马挂马掌只会收取两角钱。

也是在那一刻,才让我们看到了王爷爷挂马掌的手艺。原来,他只使用一把一尺多高的木椅子,准备着将骡马挂马掌的小腿放到椅子上,然后就用一只手将更换马掌的骡马小腿打弯儿让需要挂马掌的马蹄子正好放到椅子上,放稳妥之后,就会使用一把锋利无比的铲刀在骡马凸凹不平的蹄子上轻轻的刮茧子,一直等到刮得平整之后,才可以将事先准备好的铁蹄子模型安装到马蹄子上,然后再用小钉子将铁蹄子模型固定在马蹄子上。

这种看似简单易学的手艺,其实并不那么的简单,特别是在刮骡马的茧子时,一定要掌握好分寸,要薄薄的一层一层往下刮,如果力度太大,就会刮到了骡马的嫩肉,它就会撩蹄子踢人,往往一踢一个准儿,不但会把人踢伤,有时候还会把人给活活踢死。

还有马蹄子的铁蹄子模型一定要薄厚均匀,否则一高一低不但会影响骡马的走路,而且还极易引发骡马蹄子上的嫩肉发炎溃烂,导致骡马成了瘸子或者残废,如此一来,农户不但会追究挂马掌手艺人的责任,还要让挂马掌手艺人赔偿农户骡马的受伤费用与误工费的损失,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的钱,有时候挂马掌手艺人干一年就因为一时的疏忽而将所挣的钱全部赔偿进去了。

新马掌挂好之后,喂养骡马的农户还要及时牵着骡马走几圈,既是为了检测挂马掌手艺人的手艺好赖,又是为了检查骡马走路的平衡度,便于干农活时不受到影响。

总之,在我的记忆里,村子里的王爷爷挂马掌从来没有失手过,尽管当时好多人要拜王爷爷做师傅,但都被王爷爷婉言拒绝了,就连他的两个儿子都没有教。

也是在王爷爷临终之际,村民们才得知了王爷爷挂马掌手艺不传递下来的根源。原来,王爷爷当初跟着他的父亲学习挂马掌的时候,不但多次挨过骡马的蹄子,而且有一次还险些被一匹性子烈的青壮年大马给活活踢死。所以,王爷爷就不想看着自己的儿子与父老乡亲们因为学习这门手艺而惨遭横祸。

王爷爷临终那一年,村子里就有了拖拉机,后来随着拖拉机的普及,村子里喂养骡马的农户也就越来越少了,后来尽管也时常有挂马掌的手艺人来村子里给那几户喂养骡马的养殖户的骡马挂马掌,但他们所谓的手艺总抵不上王爷爷的技术活儿好,而且他们挂马掌时被骡马踢伤的现象也是时有发生。

为此,后来村民们也就因为要赔偿挂马掌手艺人的挨踢的损失费,所以也就逐渐卖掉了骡马,换喂成了肉牛,因为肉牛不但不用挂马掌,而且性子还温顺,加上后来农户的一家一户的耕地也不像以前那么多了,以及肉牛每年还可以下个牛犊卖钱,村民们喂养肉牛的现象也就越来越多了起来,村子里的骡马也就越来越少,以至于后来也就不见了。

但直到如今,我都忘不了儿时王爷爷挂马掌的难忘记忆,特别是王爷爷为我家的那匹褐色大马挂马掌之后,由爹牵着让我坐在马背上遛马时,引得村子里的伙伴们羡慕不已的眼神,更是令我自豪不已,那种骑在大马上身上飘飘然的感觉更是令我记忆犹新、终身难忘。

为此,儿时挂马掌的美好记忆一直就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每每想起都会令我喜悦不已、幸福无比。

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北庄村刘会强

阅读次数(389) | 回复数(3)
上一篇:习惯性违章让我瞎了眼
下一篇:岳母的菩萨心肠

loading...